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黃巾•活佛•淫婦
黃巾•活佛•淫婦

=沒權限設HIDE  那就免費吧+ 
  
  
  
  
  
 看完感謝來一下
^_^
魏晉南北朝,山西太原村,月黑風高時寒風捲起了落葉,也捲起了雪花…
對路邊的乞丐來說,寒風帶來了可怕的信號,今年冬天,將是很難過的了。
對經商的老闆來說,寒風帶來了發財的信息,年關將至了,快把應節禮品排上貨架吧。
對太原村的『百花樓』來說,寒風帶來了不幸的消息:一個客人和一位姑娘雙雙死在房中了!
『百花樓』是太原村最有名的妓院,每天迎來送往的客人多達上百位,那銀子可是白花花地像流水般滾進來,從客人的口袋中滾入了老駂的口袋中。
『百花樓』的姑娘少說也有七、八十位,個個貌美如花,溫柔體貼,嘴上的功夫和床上的功夫都是第一流的。
因此,開業十多年來,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次客人不滿意的事情,人人開心而來,盡興而返,使得『百花樓』好客的名氣無腳而走,中原一帶的豪客們,無不以一親『百花樓』香澤為一大快事,紛紛來到太原。
可是,偏偏今天發生了倒黴的事,一下子就死了兩個人,其中一位是妓女,倒也還罷了,死的那位客人卻是大有來頭。
這位客人不是別人,正是當今皇上的親叔叔!
皇叔死在『百花樓』!這是滔天大罪啊!
如果這個消息傳出去,恐怕『百花樓』上至老闆,下至看門的,全都要被大卸八塊了!
因此,儘管老駂被這個消息嚇得魂不附體,卻能當機立斷,把出事的房間封鎖,不準走漏一點風聲。
當然,老駂再精明,始終是婦道人家,這種大命案,實在不是她們能處理的,她立刻把薛道聲請來了。
薛道聲是太原村最有名的捕頭,年紀輕輕,卻已經偵破了三十四宗案件。
薛道聲常來『百花樓』,每次他來,老駂都不收他的錢,這份人情算一算也已經不小,所以老駂才會把他找來。
聽說死了皇叔,薛道聲嚇得頭都白了。
這樁血案如果曝光,恐怕不僅『百花樓』的人都要處死,連太原村大大小小官員全都要受到牽連。
輕則撤職,重則充軍,甚至自己這個捕頭也難辭其咎。
走入出事的房間,兩具屍體都陳列在床上,薛道聲掀開覆蓋屍體的白布一看,兩具屍體赤條條一絲不掛,身上卻沒有任何傷痕。
「奇怪,他們兩人不是被謀殺的﹖」
「對啊!」老駂愁眉苦臉:「我們百花樓的保安是有名的,數十名的保鏢日夜不停守候,十多年來從來沒有出過事情…」
「你們是怎樣發現皇叔之死的呢?」
「皇叔一到我們百花縷,我就特別小心,生怕出事,因為皇叔都是微服出訪,不帶衛士,所以我特別安排兩名頂尖保鏢,暗中保護。」
「那麼,是誰發現屍體的呢?」
「就是那兩個保鏢啊,他們發現皇叔和小娟進了房間之後,足足兩個時辰後沒有動靜,這才偷偷在窗紙口戳個小洞,往內一窺…」
兩具屍體,一絲不掛,皇叔已六十多歲了,又乾又瘦,非常難看。
那個小娟,大概只有十七八歲,雖然是死屍,卻依然美麗動人,高高的胸脯,黑黑的毛,看得薛道聲一陣心動。
「薛捕頭,老人家容易得馬上風,皇叔會不會也是在雲雨之時突然中風而死呢﹖」
「不可能。」薛道聲連連搖頭:「如果是馬上風而死,那麼該只有皇叔一偭人死才對啊!為甚麼這個小娟也會死去呢﹖而且她死得也頗安祥啊!」
「對啊!這件事可奇怪了!」老駂憂心忡忡:「薛捕頭,這件事到底怎麼辦啊﹖」
「這樣吧,我來檢查一下屍體,可能他們中了甚麼奇怪的毒藥,你們都出去。」
古代沒有專業的法醫,檢驗屍體的工作往往由捕快們兼任。
薛道聲自居捕頭、他的法醫知識在當時也是首屈一指的,他開始驗屍了。
一具又乾又瘦的老男人屍體,另一具是春意盎然的少女屍體,薛道聲毫不考慮,先驗這一具。
小娟的臉龐是蛋形的,皮膚嫩白細膩,張睛閉著,長長黑黑的眼睫毛微微翹著。
她的兩片嘴唇好像兩片蒂露的花瓣,微凹的嘴角邊,隱約掛著一絲兒笑意…
「好像還活著…」薛道聲喃喃自語。
他曾經跟小娟有過數次肌膚之親,小娟在床上的放蕩淫叫,真的是令人銷魂蝕骨。
據說她的叫床聲,連百花樓內的妓女聽了都會臉紅…
「難怪皇叔指定要她,小娟真的是百花樓第一淫婦,就連她死了,仍還讓我硬了起來…」
薛道聲身為捕快,成年跟屍體打交道,從來也沒想到,一具女屍竟然使他心跳,使他臉紅,甚至使他膨脹超來…
白玉般的乳峰,觸手冰涼,證明她的確是死屍,但是薛道聲卻陶醉地撫摸著…
光滑的肌膚,堅挺的乳頭,依然是那麼迷人,彷彿其中包含著無比的少女魅力…
他渾然忘我地撫摸著,就像以前他們二人在床上雲雨之時一樣…
平坦的小腹,完全沒有脂肪,一直向下凹去,在最低的地方,有一丘小土墳…
「想不到她真的要葬身土墳了…」
薛道聲的手指輕輕梳著土墳頂上的青草,這是他與小娟調情時,最喜歡做的動作…
往日,當他這樣做的時候,小娟就發出令別的妓女臉紅的叫床聲…
現在,她靜靜地躺在床上,再也不會叫床了,薛道聲不由得傷心地嘆息了一聲:
「小娟,我一定要查出你的死亡原因…」
他收拾了悲傷的心情,開始檢查了小娟的屍體,從頭檢查到腳,都查不出任何可疑之處:小娟全身沒有中毒的痕跡,也沒有突然發病的症狀,她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死了,留下一個謎團﹗
「究竟哪處疏漏了﹖」薛道聲思忖著,突然想到,小娟身上唯一未檢查的,是她的私處…
「會不會破案關鍵就在這?」
他急忙蹲了下來,伸手抓住小娟的雙腳,緩緩地分開,雖然是屍體,小娟的全身仍然很柔軟,好像她活的時後一樣柔軟…
可愛的小山洞,依然紅嫣嫣,依然那麼青翠欲滴…
薛道聲看看這個熟悉的山洞,心中更是感慨萬分,這是住日他曾經多次暢遊過的山洞,洞中奇妙的風景曾經給他無窮的快樂…
山洞依然是無限風光,非常誘人…
「既沒有中毒,也不像急病,更看不見謀殺的痕蹟,她究竟是怎樣死的呢?」
薛道聲坐在椅子上,苦苦思索著…
皇叔的屍體又乾又瘦,賓在討人厭,可是,身為執法人員,他不得不動手檢查皇叔的屍體。
跟小捐一樣,皇叔之屍體也沒有任何痕跡,不管是暴病或者是謀段,甚麼都沒有…
「奇怪,雨個人都一起死去,應該是中毒的可能性最大…」

想到這裡,薛道聲取出一根銀針,刺入皇叔體中,拔出來一看,仍然血淋淋…
「血液尚未變色,證明沒有中毒啊!」
薛道聲看著皇叔的屍體,心中更加納悶。
而最使他奇怪的是,皇叔雖然死了,他那根傢夥卻依然直立著。
又瘦又小,但即是挺立著。
「可見小娟的魅力有多大?連皇叔這樣的老傢夥都能挺立不倒…」
他情不自禁看看小娟的山洞,又看看皇叔的棍子,想到皇叔的棍子曾經伸入他心愛的山洞,薛道聲心中境是五味翻騰…
「伸入山洞﹖」他突然來了一陣靈感:「小娟的全身都檢查過了,唯一沒有檢查的就是她的山洞內!」
他注視著那十分誘人的山洞,一顆心『砰砰』直跳,難道小娟致死的原因就在這洞內…
「真的那麼巧?真的那麼玄?」他反覆思考,下不了決定。
因為他把小娟當成自己情人,而不是當成一個娼妓。
所以,對於女性最神聖的山洞,他真的不隨意去觸碰,更不用說伸入了…
「可是,萬一死亡原因就在其中呢﹖那我不就很對不起小娟嗎﹖」
他內心激烈鬥爭了好久,最後,捕頭的責任感終於促使他做成了決定,他向老駂討了三枝香,點燃之後,向小娟的屍體拜了三拜。
「小娟,如果你死後有靈,就請寬恕我對你的冒犯吧!」
他插好香,特別洗了手,然後將他的手指插入了山洞內、南北朝的時代還沒發明塑膠手套,否則他一定會使用的。手指緩緩推進,山道依然那麼狹窄,那麼緊…
舊地重遊,他彷彿聽見小娟瘋狂的叫床。
突然,他的手指接觸了一種東西!不是肌肉的感覺!
「在她的洞內,除了肉,不可能還有別的東西啊!」
薛道聲小心翼翼用手指從各個方向去試探那東西,最後終於確定,那是一塊布!
「女人的山洞內,怎能會有一塊布呢?」
他的心劇烈地跳著:「看起來,我可能已經接觸到她死亡的真相了!」
手指輕巧地勾住那塊布,緩緩地向外勾出來,途中也曾脫了幾次,但是最後還是成功了﹗
山洞的狹窄的洞口,露出一小角黃色的絲巾。
他用兩恨手指拈住黃色絲巾,向外抽了出來。
黃絲巾並不大塊,由於在洞中被水浸泡過,已經皺成一團。
薛道聲小心地把絲巾攤開在桌面上,絲巾是長方形,上面用紅色硃砂寫著一些奇怪的文字。
「好像甚麼符咒一樣!」薛道聲看不懂這古怪的文字:「可是這條巾決不會無緣無故塞到小娟山洞中的,它肯定是破案的關鍵!」
薛道聲於是交代老駂將案發現場的房間鎖了起來,反正現在正是冬天,大雪紛飛,
太原的氣溫很低,屍體保存一兩天不會有問題。
他趕回衙門,召集所有捕快,請大家研究那古怪的文字,結果沒有一個捕快認識。
他又拿著絲巾遍訪了太原城內數個最有學問的老夫子,老夫子們也沒有見過這種奇怪的文字。
薛道聲望著絲巾,發愁了。
明知道這是破案關鍵,卻看不透古怪文字的意義,真是急煞人。
幸虧有個老夫子介紹了他的老師袁老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