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惡德醫生之女子高生偶像凌辱檢查
惡德醫生之女子高生偶像凌辱檢查

序曲

 

「好,下一位請進。」一位年紀大約35歲左右的年輕醫生事務性地叫了下一位學生。

在外面等待的女學生早已七嘴八舌地閑聊起來,吵雜聲是越來越大聲了。今天是這間私立S女子學園健康檢查的日子,而且剛好是排到今年春天剛剛升上高中部的一年級新生的班級做健康檢查。

學園每年總是委托綜合醫院的醫生來做健康檢查,但是這間醫院卻已經遷移到郊外了,所以只好拜托最靠近車站的地區性診所來做今年的健檢。

保健室里是區分成一塊一塊的小區塊,女學生們依序進入區塊里接受檢查。

「醫生,麻煩你了。」打了聲問候進入檢查區的這位女學生,下半身是穿著學校指定的運動短褲,而上半身則是穿了一件白色短袖的体育服。

醫生只是機械性地說:「好,請脫去体育服和內衣。」

女學生沒有任何猶豫,脫去体育服,跟著手繞到背后,解開胸罩上的扣環,除去胸罩,手握著脫下的胸罩放在膝蓋上。

當醫生拿著聽診器放在少女胸口聽心音的時候,這才第一次看見了女學生。

「啊~!真是好可愛的女生……」過去還不曾看見過這麼漂亮的美少女,驚艷的醫生手里拿著聽診器,卻忘了做出下一步動作,整個人好像傻住了一般,動也不動。跟著,女學生的臉蛋又讓自己感覺到好像不知道在那邊看過,腦海中是有這樣的印象。

「啊勒~奇怪了…我是在那邊看過她嗎?…怎麼想不起來了?」思考在腦海中迅速地旋轉起來,但卻還是沒有辦法想起,無意間他看了一下桌上的問診單。

「是…廣●涼子?是在那邊聽過這個名字呢?……啊!」醫生這個時候終于好不容易地想起來了,他心中一跳地說著:「啊!是現今的人氣女星!廣●涼子……

是她?…沒錯,一定是她!」醫生的視線從問診票中拉回到女學生的臉蛋。

涼子的臉上露出詫異表情,口中吶吶地問著:「醫生,請問…有什麼嗎?」

涼子有點擔心語氣的問話,將醫生拉回到現實。

「啊~沒有…沒事的。好了,我們可以開始了。」

表面裝成沒有什麼事的樣子,醫生將聽診器放在了涼子的胸口。但是他的全部視線都在涼子的身上上上下下地掃瞄著,從她的臉蛋到上半身鼓起的胸部,往下來到穿著運動短褲的下半身,最后是筆直修長的雙腿,最令他矚目的當然是美妙的大腿根了。

這一切的掃瞄都是以一種偷窺的方式在進行著,當然是不會讓涼子察覺到。

「我現在正替現今的人氣天王,在檢查她的胸部……」醫生的腦子里現在全都是在想著這件事。因為是這樣,所以不免把聽診器放在涼子胸口上的時間給拖長了。

正因為這樣,引起涼子的不安,她顯得有些擔心問著醫生說:「請問,是有那里不對嗎?」

「啊…沒…沒有。你可以放心。好了,現在請轉向后面吧。」

等一切都檢查好了之后,醫生便讓涼子戴上胸罩和穿上運動服。

涼子很有禮貌地跟醫生說了聲謝謝之后,便離開了診察室。

醫生默默地看著涼子離去的背影,心中想著:「啊啊…原來廣●涼子是這間學校的學生…下次的健檢還要等到明年啊……」

能夠親自診察到涼子當然是一件令醫生開心的事,好像攀爬上高峰一樣,可是一想到要等到明年才能夠再和涼子相會,這卻讓醫生心情跌落到更深的谷底。

一在高峰一在谷底,讓醫生承受不了。

更何況明年還不一定會委托他們診所來進行健檢呢。

「啊啊…好想再一次………」陷入思考的醫生表情急速地變化著,忽而喜忽而憂。

心中思索過一陣子后,醫生臉上回復成先前無事的樣子,口中再次機械性的喊著:「好,下一位請進。」

  第一章陷阱

 健二今年38歲,是一位內科醫生。兩年前雙親突然過往,于是便繼承了這間小診所來經營著。過去一直都是在地方的綜合醫院的內科門診看診,雖然是人人稱羨的醫生,但不知為什麼,卻一直沒有結婚。

打從那次的健康檢查之后,醫生便開始思索著,想啊想想啊想的,終于想出了一個計策,給涼子設計了一個陷阱。

禮拜六的下午,涼子從級任導師的手上接過了一封通知書。通知書上清楚的屬名收件人的名字是一年A般的廣●涼子小姐,翻到背后,就看見這封通知書是從XX診所所寄來的。

「老師,請問這是什麼?」

「嗯嗯~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應該是和那次健康檢查有關吧?」

已經沒有什麼印象的涼子在老師離開后便打開了通知書,只見里面寫著:

「關于上次的健康檢查,有些事必須要當面通知你,所以請來診所一趟。」

除此而外,就連去診所的時間和日期也都清楚地列出。

「咦?這…這是?難道我得了什麼怪病不成嗎?」心中升起一絲不安的涼子趕緊和診所聯絡了。但是在電話中,醫生卻不願意多說什麼,只是說詳細的說明到診所后再談。

這更引起涼子的擔心了。

今天剛好沒有其它的通告要趕,所以涼子當下就決定,放學后立刻去診所問個清楚。

「是在這里吧……」涼子已經來到車站附近的診所。當她走進診所里面,卻發現竟然沒有人在。

「真是奇怪了,明明說是可以今天來的啊…」因為診所里面並沒有看見人,所以涼子就大聲的叫人說:「對不起了,請問有人在嗎?」接著她聽見了診所后面傳來走動的聲音。

「啊,太好了。里面有人。」放心的涼子坐在接待室里的椅子上,等待著診所里的醫生。

過了不久,有人打開了診察室的門,然后涼子就看見當初作健康檢查的醫生走了出來。

她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說:「你好,我是廣●涼子,你們通知我來這里,是有關于學校的健康檢查……」

「咦?是是的,你是剛剛打電話來的廣●涼子小姐嗎?我知道了。請你等一下,因為現在不是門診的時間,所以護士已經下班了…可以再等一下嗎?」健二這樣跟涼子說,他看起來有些慌張。

「喔~好…好的。」涼子回答后再次坐在椅子上。

健二凝視著涼子的身体,好像是在確認著什麼似的,之后便又回到后邊的診察室了。

「要快,快一點弄好……」

健二走進了診察室,跟著又打開了房間里的另一扇門,跟著走了進去。

雖然以前那里是充當診所的倉庫,但是為了這次的目的,所以做了大幅的改造。三個榻榻米大小的房間里,后面的牆壁上架設了一面鐵架子,架子上安裝有六台TV攝影機,除了這個之外,還有許多各種影音設備架設在攝影機邊。

初次看見的人,大概會以為這里是那個攝影藝术家的工作室吧。

對著機器的健二一個接著一個地把機器的開關打開。六台的屏幕上立刻播放出診察室里的畫面。

健二還為六台錄放機換上新的錄像帶,然后把所有的機器全都設定在錄像的狀態。

最后再確認著所有的機器都是運作正常后,這才離開了這間小房間。

  第二章問診

 

健二打開了候診室的大門,跟涼子說了:「讓你久等了。現在請進來吧。」

「好的。」涼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隨著健二走進診察室中。

健二坐在了診察室的醫生座位上,然后手指著他眼前的一張小圓椅子說:「麻煩請你坐在這邊吧。」

涼子帶著書包坐在了椅子上。

「今天會請廣●涼子小姐來,是因為前些日子在貴校所做的檢康檢查,在涼子小姐的報告中,發現有些令我擔心的事,所以才想和涼子小姐當面談一下。」

健二說的是一派輕松,但聽在涼子的耳里,卻是相當震驚的。

「什麼?請問…什麼事令醫生擔心的事…是我生病了嗎?」

對于面露嚴肅表情提問的涼子,健二是裝得非常冷靜地回答說:「這個嘛~實情是報告中顯示小姐你可能得到了某種性病,但是實情是還沒有得到證實。」

「什麼?性…性病?這怎…怎麼可能……」聽見健二的回答,這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涼子感到愕然。

「還沒有做進一步的檢查來確定,所以今天才會請涼子小姐前來,藉由精密的檢查來做進一步的確認。這樣清楚了嗎?」

聽見了健二的說明,涼子的臉上露出的全都是困惑的表情。

「這…這是怎麼回事……性病?……如果這種事被八卦媒体知道的話……」

看見了涼子臉上一片鐵青之后,健二的腦袋中再次地檢視了一遍等下的所有過程,確認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漏洞。

「那麼,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現在快點開始診查吧。首先我會詢問涼子小姐各方面的問題,希望你可以老實地回答,可以嗎?」

涼子還在想這是怎麼回事以及后果時,健二的這些話將涼子給拉回過神來。

「啊…好…好的……一切就靠醫生幫忙了………」還處在混亂中的涼子只能做出這樣的響應。

「好的,那麼首先是……」健二從桌上拿起了一張紙,另一只手子拿起了一支筆,之后便開始質問起涼子說:「姓名、出生年月日和年齡?還有可以說出你的三圍嗎?」

「好…好的…我是…廣●涼子。1982年7月15日生,今年15歲。還有就是…請問……醫生剛剛說的是三圍嗎?」自己的病和三圍有什麼關系,這讓涼子感到相當奇怪。

「沒錯!快點,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吧。」

「啊…好的……三圍是胸圍77、腰圍56以及臀圍82。」

健二一面聽著涼子的回答一面記在紙上,同時眼睛里射出了淫猥的視線,掃瞄著坐在眼前的涼子身体,就好像是在舔吮一般。但是涼子因為擔心,所以並沒有發覺到健二的眼神。

「真美,雖然還是有點幼稚,但卻已經是一副非常甜美的肉体了………哈哈哈……等下爽了………」

健二像視奸般凝視著涼子,是從頭到腳的凝視,沒有一處漏過。

短發的發型看起來相當健康活潑,天真可愛的臉蛋是引起全國男人的注目,視為夢中情人,所以當然是相當漂亮。剛剛換季過后的夏天制服,在純白的襯衫上還結了一條俏麗的絲帶布滿格子條文的迷你裙下,可以看見一雙修長筆直的美腿,雪白的大腿上那型態是相當具有高中般彈性,顯示出相當健康。

猥褻地掃視著涼子的身体,健二隱藏在白袍下的股間是早已高高搭起帳棚,肉棒是已經勃起了。

「對不起了…醫生?」看見了健二的詭異模樣,涼子擔憂地提醒著。

「什麼?啊!對不起了,一時想起別的事了。好了,那麼接下來是…請問最后的性交涉是什麼時候?」

大概是沒有想到醫生所謂的問診竟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吧,所以涼子顯得非常吃驚,她有些口吃的說著:「什麼……請…問…性…性交…性交涉是…指…」

「沒錯,就是性交涉。也就是說最近一次的性交是在什麼時候?」健二的心髒噗通噗通地劇烈跳動著,他等待著涼子的回答。

「請問…那……這……這個……」

涼子大概是沒有辦法回答的,根本不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健二用著有些著急的腔調說:「涼子小姐!請你信賴我吧。好好地回答!我也是很忙,沒有太多的時間。」

「啊~對不起。我會好好的回答。我還…還沒……那種事……還沒有……沒有做過……」用著几乎要聽不見的音量,涼子回答了半天,這才勉勉强强擠出這句話來。

「什麼?你是說還沒有性交過嗎……那麼,涼子小姐,難道你還是一個處女嗎?」健二訊問著涼子,但他的腔調中卻交替著驚愕和驚喜,他繼續問著說:「難道說……你在演藝圈已經努力這麼久了,算是已經爬到的最頂尖的藝人了嗎?

難道說…是處女…這是真的嗎?」

雖然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醫生,但畢竟還是一位男人。由男人來質問著自己是不是處女的問題,這讓涼子羞恥到有些難堪的感覺。

的確自己是在演藝圈工作著,但是當上模特儿這份工作也不過是半年左右的時候,就進入到高中就讀,而且校規中明令禁止著學生交男朋友,自己是讀著有這樣校規的女校,所以要和男性交往的機會可以說沒有,就連說話的機會也几乎沒有。

在工作上,從入行后一直到了今天成為首席演員,這整個過程中涼子所屬的經紀公司是嚴格地保護著涼子,所以就沒有什麼緋聞了。

因此,涼子可以說是一位貨真價實沒有開封過的15歲處女。

「真的!我……還……還沒………」過度的羞恥讓涼子脹紅著臉,她努力地跟健二解釋。

「嗯~嗯…真是這樣啊……算了,這沒有關系的,反正等下檢查后一切都知道了。那麼現在我來問你下一個問題。你曾經想做過自瀆行為嗎,也就是大家說的手淫,應該是有做過這件事吧?那最近的一次是在什麼時候做的?」健二的心中是有著强烈的喜悅,同時嘴巴還是繼續拋出令人羞恥的問題。 「嘿嘿嘿嘿~~超級演員居然還是一個處女……好想早一點把肉棒插進她的

小穴里去…不過現在還太早,再忍耐點!!」

但另一方面,涼子對于健二毫不松手的質問而感到非常困惑,不知該如何回答,口中吶吶地回應著說:「這…這……這個……」

「怎樣呢?有做過吧?是什麼時候呢?請你照實回答吧!」

用言語性騷擾著涼子,健二開始感到快感。

「好的…那件事……我…是…是有做過…但…」實在是太羞恥了,涼子根本抬不起頭來。

「嗯嗯…是喜歡自瀆行為啊…那麼最近一次的手淫是什麼時候呢?」

「醫…醫生……這個………」

看見眼前的美少女强忍著羞恥來回答問題,健二就覺得爽快無比。

「嗯?什麼時候呢?快一點回答吧,這樣才可以進行接下來的診察呦。」

「是…是的……最近的…一次……是昨……昨天……」快要消失的音量,在少女清柔的音調中,涼子做出了這樣的回答。因為令人覺得難堪,所以雙手緊握在膝蓋上,耳朵也因為害羞,所以是一片通紅,感覺好像血液都要爆炸出來了。

「喔…原來是昨天有做了自瀆的行為…也就是手淫了。嘿嘿~~…真不愧是一位首席偶像女星……」健二聽得几乎就要想立刻上了涼子,但是還是强硬的忍耐下來了,他繼續問著說:「原來是這樣,那麼可以跟我說你手淫的方法嗎?要詳細點。」

涼子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她只有一直低著頭,不敢把頭抬起來。

一直沒有得到涼子的回答,健二就這樣說了:「如果不好意思說的話,那就由我來問你好了。會用手指觸摸的方式來手淫嗎?」

涼子微微地點點頭。

「那麼摸那邊會讓你覺得最舒服呢?」

這個涼子當然是不肯回答,但是健二卻步步進逼著,問出了更明確更下流的質問。

「應該是在陰蒂上刺激著所得到的感覺最爽吧?」

「乳房會有感覺嗎?乳房或是乳頭哪一個比較爽呢?」

「有用過手指或是其它的異物插進小穴里嗎?」

「手淫到最后應該是有達到高潮,這樣才會結束吧?」

「手淫的時候,有沒有看些黃色的書刊啊?還是單純地用幻想而已呢?」

「幻想的時候,是想那些事呢?有想象過被人强奸嗎?」

「過去曾經被痴漢騷擾過嗎?是用怎樣的方式騷擾呢?」

健二提出的每一個下流的詢問,都會半强迫性地要涼子來做出回答。

「好了,終于要開始了!……終于是到了進行真槍實彈的階段了…嘿嘿…哈哈……」

健二凝視著在自己面前一直低著頭的美少女偶像演員。

 

 

 第三章診察

 「好了,要問的問題都問完了。那麼,現在開始進行診察吧?」對著因為害羞而低下頭去的涼子,健二這樣地說著。

涼子聽見健二的話后,這才抬起頭來,臉上露出的是安心的表情,但臉頰上還是有著通紅的色彩。

看見了涼子這般神韻,比起首席偶像演員,這是一張更適合于清純女高中生的臉蛋。

「好,請躺在診察台上吧。」健二手指著鋪著一張白色床單的皮制診察台。

涼子坐在了診察台上,就聽見健二說:「好,首先請你把襯衫給脫掉后躺在診察台上。」

「好,好的。」涼子解開了襯衫的鈕扣,從裙子里將襯衫的衣角拉了出來,然后暫停一下,像是下定決心后,脫下襯衫躺在診察台上。

除了穿著一件白色可愛的胸罩外,涼子的上半身是已經全裸了。而下半身子則還是穿著學校的短裙,腳上則是一雙藏青色的高統襪。

「好了,要開始了,現在用聽診器來接觸皮膚。」健二站在診察台的一邊,像是要騎在涼子身上一般,伸出手慢慢地將聽診器放在了涼子的身上。

聽診器在胸口和腹部的四周停放了好一陣子,健二突然說:「嗯嗯…咦…這是……還是要手來觸診一下好了。請你不要動喔,可以嗎?」這樣說完后的健二伸出雙手,沿著涼子的肩膀來到鎖骨的一帶,慢慢地觸摸著。

「……」涼子都是一直靜靜地接受著健二的診察,但是當健二的手慢慢滑進胸口隆起的地帶后,她才發覺事情有些奇怪。

「難…難道是……要對胸部……」

就像涼子心中所擔憂的,健二的手就放在胸罩上面,輕壓著涼子的乳頭,開始觸摸起來。

「!!!」嚇了一大跳的涼子瞬間居然說不出來。但是,當健二的雙手像是要包裹住乳房般的開始觸摸時候,涼子終于開口大叫著說:「啊!醫生,不~不要!請你不要這樣!」不但大叫著,她還扭動著身体來逃跑著。

但是,這樣的舉動卻引來健二的怒吼,男人凶惡的吼叫就在診察室里爆炸開來,只聽見:「你說什麼?不要這樣??你在胡說什麼?我剛剛不是跟你說過了不要動嗎?」

「!」

「為了配合你這位大忙人的時間,我還特意地選在門診以外的時間,來替你做詳細的檢查。而你現在卻在抱怨什麼呢?我可不是每天沒事,要來等候你的來臨。」

突然間受到對手激進的斥責,對涼子來說是相當具有威脅性。過去她是沒有被其它人罵過,就連自己的雙親或是經紀公司里的人也沒有過。

「啊…醫生……對不起了…對不起……但是……」

「但是?但是什麼!你現在可是有性病的疑慮!」

「………」

「好好的檢查后,如果真的是得到性病以后,那就來好好的治療一下。如果沒有的話,那早一點來確認不也是很好嗎?」

「是這樣沒錯……只是……」被健二這一番連珠炮的指責,涼子的眼睛中已經微微浮現出淚珠。

「你再這樣不配合的話,那我就必需要向衛生署報備不可了。說廣●涼子可能罹患有可怕的性病,這樣可以嗎?」

「啊…這個………」

「我想一旦消息曝光以后,你一定會被學校退學的。而且媒体知道的話,你的演藝生涯大概也要結束了吧!」

健二的這句話是致命的一擊。

完全掉進健二所設計的陷阱中,涼子一邊淚眼婆娑一邊哀求地說:「嗚嗚…

對…對不起了……醫生……你不要生氣……我……我會聽醫生的話……」

「嘿嘿嘿…比料想中還要簡單。稍微嚇一下就怕了。就樣的話大概就不敢再違背我了吧…呵呵…」健二故意臭著一張臉,然后過一陣子后才跟涼子說:「嗯嗯…希望你是真的知道了……聽好了,如果你再這樣的話,那我就不要再繼續檢查下去,然后立刻做出報告。」

「…我知道了……」

「很好,那麼請你繼續再躺好吧,我來繼續觸診看看。」

涼子這次倒是相當配合,她聽從健二的指示,再度在診察台上躺好。

健二已經沒有其它的顧忌了。隔著一層胸罩,雙手突然地就握住了涼子的乳房,慢慢搓揉起來。

「!!!」雖然是不敢再發出聲音來,但是身体還是會做出了反應,可以看出涼子是嚇了一跳,然而因為剛剛健二的怒罵和恐嚇,這次涼子不敢做出抵抗。

健二花了相當長的時間來凌辱著涼子的乳房。

「隔著胸罩實在不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沒有辦法了……」健二口里嘟噥地念著,然后他的大拇指居然從胸罩杯罩下方的邊緣,穿進了杯罩中,跟著往上掀起了胸罩。

「啊!」涼子忍不住地輕叫了一聲。

但卻引來健二不高興,他怒目而視,死狠狠地盯著涼子看。

這一瞪讓涼子完全不敢有其它的抗拒,健二相當輕松地就完全脫掉了胸罩,只見在涼子雪白的胸口上,暴露出一雙可愛的乳房,雖然是還沒有完全成熟,但是形狀卻是非常好看,軟綿綿地好似剛出爐的白色小饅頭。

「啊啊…乳房…被看見了!……好害羞……」

大概是處在强大的羞意中,只見涼子的上半身是越來越紅越來越紅,皮膚都染成一片紅彩,但涼子還是强忍著。

也不管涼子到底是有怎樣的反應,健二立刻出手,襲擊了胸口上那一雙粉白的小乳房。雙手直接地搓揉起來。很用力但速度卻是非常緩慢…然后有時候卻又加快速度,狂野地搓揉著。

「哈哈哈…這就是涼子的乳房嗎…軟綿綿的…滑溜溜的…太爽快了……」

手中蹂躪著首席偶像演員的乳房,這樣美的事更煽動著健二卑劣的欲情。

「嗯…嗯嗯……嗯啊……」是涼子忍不住的呻吟聲。

「怎麼啦?難道是有性感了嗎?」健二故意地這樣問著。

「沒…沒有……沒有那樣……啊啊……不要了……」

「是這樣嗎…但是為什麼你的乳頭硬起來了呢……你看看…」健二的手指抓住了涼子還沒有人碰觸過的乳頭,像搓豆子一般的蹂捏著。

「啊啊啊……那里……不要啊嗯~不可以~~住手~~」敏感的部分受到了調戲,涼子的身体立刻做出了顫抖的反應。

「我剛剛已經說過了,不可以動!不可以動喔……不過,話說回來,涼子還真是相當敏感呢……」

搓揉著還為成熟的乳房,攻擊著可憐的小乳頭,同時健二還不忘用言語來凌辱著涼子。

「啊啊嗯…住手……身体越來越奇怪了……」過去從來沒有性交的經驗,几乎都是從手淫當中獲得高潮的涼子,她的身体在健二手中純熟的技巧中,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對15歲的少女來說,她的身体在受到了無法忍受的凌辱之后,漸漸地露出了涼子先天的女人特性出來了。

  第四章凌辱

 健二將手從涼子的胸口拉開了。

雖然目前是進行著健二口中的「觸診」,但小小的胸部的確是承受著男性的愛撫,這樣的第一次經驗讓躺在診察台上的涼子無法保持平穩的呼吸,只聽見她的呼吸是相當混亂。

「醫生,檢查的結果沒有問題吧?」

「…………」

健二當然是沒有要停止診察的打算,如果繼續用言語來使涼子感到害怕,說不定涼子就會逃走,這樣一來便不會再有第二次的機會了。

「還要繼續做一些診察才知道……」這樣說完后,這次健二上在涼子的胸口下到肚子的周圍,四處的撫摸著,然后手慢慢地移往了下腹上面,格子裙子撫摸著。

過一陣子之后,健二突然說道:「有這裙子真是麻煩………」一面口中這樣嘟噥著,一面手抓住了涼子制服下半身的裙子下擺,跟著慢慢地往上掀起。

「啊……」涼子身体雖然是有著輕微的挪動,但是因為先前受到了斥責,所以早已沒有抵抗的勇氣,心中害羞地想著:「討厭…怎麼連裙子也被掀起了…剩下內褲而已……」

在健二的面前,身穿著制服的涼子,她下半身的裙子是已經被撩起了,露出了內褲,而眼前這個涼子不是別人,正是15歲的女子高中生,還是當今首席的偶像演員。

「請注意了…不要亂動喔………」

終于是進行到探測涼子最秘密的階段了,健二的手指慢慢地向神秘的寶地前進著,可以看見手指尖有著微微的顫抖。

悄悄地把手放在有著可愛設計的白色內褲上面,然后慢慢開始滑動起來。

「啊~不…不要……不要摸那種地方………」

很快到達恥丘的手並沒有停下,反而是更往下游走進去,雖然是隔層內褲,但是健二的手指尖已經隱約有著奇妙的觸感,那是來自于涼子陰毛的滑嫩觸感。

「哈哈哈…終于到了,再往下一點就是美女演員的小穴了………」

全國不知道有几千几万個男人,在他們妄想中,都曾有過在涼子的小穴里,恣意地大量釋放出滾燙的精液吧。但是實際上第一次摸到這塊神秘基地的人就是自己,有著這份自覺的健二腦海中爆炸出一股令自己爽快到不行的快感。

「好了,現在來把腳打開吧…要再張大一點…還不夠……要像這樣……」

健二出手將涼子的雙腿打開成M字型,將雙腿從膝蓋的地方彎曲了起來,雙手壓住兩邊的膝蓋,用力地向左右撐開,等到一切都完成后,他的手立刻摸上了受到內褲保護的涼子最純潔的花瓣。

「嗯嗯~~!」

健二彷佛要好好地享受這一切,他的手非常緩慢非常緩慢的沿著花瓣的周圍細細地摸索著,調戲著。

涼子的身体受到外力的侵襲,好像一只蝦子一樣,馬上就萎縮了起來,她的臉立刻紅了起來,大概是害羞吧,所以轉過臉去不敢看健二。

「啊啊~~不要啊~~誰來救救我!」

涼子的眼睛里浮現出了豆大的淚珠,有的還滾了下來,但她還是拼命地忍耐著,然而在她的身体深處的某個角落,卻慢慢地萌生出一種像是令人陶醉般的感覺出來。

這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涼子是已經有過手淫的經驗了,15歲的肉体在健二指尖高超的技巧下,被慢慢帶入快感的深淵中。

「好了,接著進行下一步…可以請你轉過身去,臉朝下俯趴著好嗎?」

涼子因為剛剛異常情況,整個人呆滯起來,所以身体沒有做出任何的響應。

「真是拿你沒有辦法了……」嘴上這樣嘟噥著,健二雙手抱起了涼子,强行地將她轉過身去,讓她俯趴著倒臥好。

「啊……」一瞬間身体是僵硬著,但是涼子卻也沒有做出更進一步的反抗,只見她還是乖乖的趴好等著。

從涼子的肩膀以下一直來到光滑的背部,健二的雙手就像是在按摩著一樣進行著所謂的「觸診」。

「嗯……」

不是只有這樣就滿足,健二更將雙手向下,慢慢的撫摸著背部和腰間一帶,然后手更往下走,這次是隔著裙子,在涼子的小屁股上……

「這裙子還真是麻煩極了,還是掀開好了……」健二若無其事地說著,手也沒有空著,抓住了百折短裙的下擺,然后慢慢慢慢地往上掀開。

「啊…不可以……」雖然涼子口中冒出了虛弱的抗拒,但是健二手上卻加大了力氣,一口氣將裙子掀開拋在了背部,包裹著白色可愛內褲的屁股就暴露出來了。

「啊啊……」

涼子腰間以下,一直到屁股的這條女人曲線是還殘留著稚嫩的痕跡,這條迷人的曲線上面,現在正有著健二的手慢慢的滑動著。

這景象簡直就像是一個痴漢正用著手掌在猥褻著涼子的臀部曲線。

「啊……不要…不要……那里………」

嚇了一跳的涼子反射性地伸出手向后來護住自己的屁股,希望能夠逃避健二的猥褻動作。但這樣的反動卻更增添了健二的欲火,15歲的處女是不會明白剛剛她所做動作所代表的意義。

「嗯~嗯……這地方會不會有些問題呢…那麼,還是要立起膝蓋來……然后屁股也要挺起來……」

享受過首席偶像演員的可愛蜜桃般的屁股好一陣子后,這次健二强硬地雙手抓住了涼子纖細的腰身,向上抬起來,讓她擺出了四膝跪地的可愛姿勢。跟著手一把放在了細嫩無比的屁股上,用力脫下純白的內褲,然后內褲就從膝蓋被拉了出去。

「什麼…現在是在脫我的內褲嗎?…但是,這一來那里不就被看見了……」

打從出生以后,這是第一次自己擺出了這樣羞恥的姿勢,因為而且內褲也被脫掉了,所以就連雙親也沒有看見過的秘部也清晰地呈現在男人的面前。因為這樣突發的事件,讓涼子慌了手腳,思考能力急速地往下掉。

涼子這時候呆滯起來,這可真是一件好事,健二毫無困難地就打開了她的雙腳。那完全沒有經歷過男人的純潔花瓣以及在花瓣上面的小蜜豆,現在已經躲藏不了了,完全暴露在健二的眼簾里。

「嘿嘿嘿~~真是漂亮的小穴啊。是首席女演員的……」

這一瞬間,健二立刻深深地著迷上涼子純潔的花瓣。已經沾滿了涼子處女蜜汁的手指悄悄地沿著花瓣緩緩地游動著。即使如此,涼子還是很快地就察覺到自己的下体是已經十分濕潤的事實。

「沒錯了,這一定是這樣了。不只有胸部還有花瓣都被撫摸了,經歷過這些的處女當然會濕透了……哈哈,終于是到最后的階段了,要開始了……」

C,終于是來到奪取涼子純潔的時機了。幸運的是涼子好像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自己將要展開的行動,這是因為她呈現出呆滯的狀態。

解開了皮帶,脫下了褲子,悄悄地爬上了診察台,健二的肉棒是已經完全凶猛地膨脹著,高高聳立在胯下,看起來是非常痛苦的樣子。

「涼子小姐,因為最后是要插入檢查棒來做檢查,可能會有一點痛,所以等會你要忍耐點。」這樣說完后的健二用膝蓋頂住了涼子的后背,抱起了她纖細的腰身。

「什麼…檢查?啊…現在還在檢查中……是這樣嗎……但是這樣的檢查有點奇怪……」腦袋一片混亂的涼子還不能理解過去所發生的事情。

健二抓住肉棒,龜頭頂在了涼子可愛的花瓣上面,然后上下慢慢地滑動著。

跟著當龜頭再次滑動到花瓣的中心位置時候,便暫時停止動作,他深呼吸一次,之后腰身向前一送,肉棒便正式的插進了涼子的小穴里。

雖然雞蛋大的龜頭已經慢慢划開封閉的花瓣,向里面潛藏進去,但不管是多麼濕潤的花瓣,她的主人也只不過還是一個15歲的處女。處女的花瓣當然是對于肉棒的插入,有著强大的抵抗。

「啊…好…好痛……好痛………」雖然腦袋是完全混亂一片空白,但是來自于下体像要撕裂身体般的劇痛,立刻就讓涼子掌握到自己現在的遭遇。

「痛…好痛…對…對了……我現在正接受檢查…但是為什麼會這麼痛呢?」

好不容易涼子這才理解到現在自己是四膝跪地來接受醫生的檢查,但是為什麼下半身會這麼痛呢?她無法理解。

一道肉膜阻擋在龜頭的前面,健二立刻加大的馬力,肉棒順利突破肉膜,貫穿了涼子的花蕊。

「痛!好痛!!好痛喔喔~!!」超級的劇痛襲來,讓涼子痛得大叫起來。

但是這時候健二粗大的肉棒是已經完全貫穿進涼子的花瓣中,就連根部也都插進去了,龜頭甚至直達到子宮的入口。

涼子回過頭看,就看見了掀起自己裙子脫掉內褲現正抱住自己腰身的健二,兩個人的視線交會在一起。

「涼子,現在做的是最后的檢查。就像你自己說的那樣,你是一位處女。哈哈哈哈,只不過你的處女現在讓我來享受了。知道了嗎?哈哈哈哈~~」健二狂妄的笑著,同時間開始抽送起深埋進花瓣中的粗大肉棒。

「痛啊~~~怎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不~~不要~~~」

毫無預警,沒有任何心理准備的情況下,自己的處女就這樣悲慘的喪失了。

涼子陷入半瘋狂地狂叫著。但是她口中悲痛的叫聲卻更加刺激了健二的興奮。這是15歲的少女所無法理解的心理。

「嘿嘿嘿嘿~~什麼為什麼的!當然是要讓享受成為女人的快感…現在已經漂亮的達成了,真是太恭喜你了。哈哈哈哈~~」

健二激烈地抽送著,肉棒在涼子的花瓣間快速的進進出出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肉体撞擊的頻率越來越快,音量也越來越大聲。

「不要了!好痛!好痛!拜托你了,停止吧!拔出來!不要了~~!!啊啊啊~~」涼子可愛眼睛里不停地冒出了大顆的淚珠,口中哀求著。

但是健二卻絲毫沒有答應的跡象,他得意地說著:「這樣的哭像還真是非常難看。畫面可全都被錄像機給錄下來啰。既然你是首席的偶像演員的話,那應該懂在鏡頭前要露出燦爛的笑容。哈哈哈哈~~」

「什…什麼!錄…錄像機……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可不是吹牛的喔。剛剛搓揉你的屁股和小乳房,整個過程也都全部錄起來了。當然,喪失處女的寶貴畫面也沒有錯過,錄的是一清二楚。哈哈哈~~」

口中狂妄的言語不斷釋放出去后,健二繼續享受著他大干涼子處女的快活。

「啊啊啊…怎麼會這樣……還用錄像機……我該怎麼辦呢………」無窮盡的絕望感中,涼子漸漸失去了意識。  「哈哈哈…是我……就是我……吃下全國首席偶像演員廣●涼子的處女的人就是我……現在肉棒操的人就是她了……哈哈哈……爽……爽啊……」

强奸了全國男性渴望的偶像女星,還吃下了她的處女,這樣的事實將健二帶往最高的興奮點。

「…喔喔……快忍不住了……但是如果射在里面的話,可能會把她的肚子給搞大了吧……嗯嗯~~咦?」

忽然間視線掃向了涼子和自己肉棒結合的部位,健二眼中發出亮光,因為看見佇立在花瓣上面的小小菊花蕾。面露相當邪惡的淫笑,健二順手拿起了放在一旁架上的潤滑油,手指勾出一大陀一大陀,盡情涂抹在涼子的肛門上。

剛剛喪失了處女,承受著劇烈處女喪失之痛的涼子已經昏迷過去了,她根本不知道現在就連她的肛門也將要受到無情的摧殘。

大量把潤滑油涂抹在菊花蕾后,健二再次抱住了涼子的細腰,然后將肉棒從花瓣中拔出,跟著龜頭就頂在了小菊花蕾的上面。緊跟著,腰間猛力一送,龜頭首先衝破了小菊花蕾,刺進里面去了,跟著連肉棒也全根刺入了。

涼子后面的處女終于也受到肉棒的貫通了。

「唉呀呀呀呀~~!!痛痛痛!!好痛!!不要啊!!!」最令人害羞的排泄器官中,小小的秘孔卻讓巨大的肉棒給貫穿過,爆發出激烈的痛苦,痛醒了涼子,使她大叫起來。

最沒有想到的地方竟然受到了凌辱,讓涼子哀求著說:「住手啊!!那里…那里不可以的……不要啊!!快點拔出去吧!!」

「嘿嘿嘿,好緊喔,真是太好了!!涼子,你有一個很棒的屁眼喔!這時候的滋味是最甜美的。我享受的時機剛剛好!!哈哈哈哈~~」

肛門的狹窄和强大的抵抗能力讓健二非常滿足,他做出了最后的衝刺。

「你也不想要懷孕吧,所以用屁眼來替代是最好不過了。怎樣,我可是對你很体貼吧?哈哈哈哈~~喔喔喔…差不多了……要…要射了……來射精好了!」

「不要啊啊~~~救命啊!!好痛啊!!誰來救救我~~~救命~~」

「啊…要射了……射……射了……」

咻~碰碰~~

好像天邊爆出了一朵絢爛的云朵,强烈的爆炸聲中,健二終于開始射精。

身体里承受著男人滾燙的精液,涼子發出了絕望的哀嚎。

但是這卻得不到健二一絲的憐憫,他盡情地射精,就連最后一滴也全都要射進屁眼里去。

碰碰~~碰碰~~碰碰~~

一朵又一朵的云彩綻放開來,一波又一波的滾燙精液就射了進去。

「哈哈哈……在廣●涼子的屁眼里射精了…真是爽爆了………」

「嗚嗚……」

超長的射精終于結束了,健二緩緩地從涼子的屁眼里抽出了肉棒。跟著讓精疲力盡涼子正面躺好,然后沾滿穢物的肉棒立刻插進涼子小小的嘴巴里。

「快點,好好的舔干淨吧!」

「嗚嗚……嗚嗚………」淚流滿面的涼子抬頭看著健二。

但是健二卻不心疼她的眼淚,强硬地命令著:「好好的舔!將讓你蛻變成女人的肉棒舔干淨!!」

沒有一絲抵抗力氣的涼子,只好無奈的舔吮著口中的肉棒,肉棒上的氣味非常難聞,含在口中真是惡心極了,但卻沒有辦法不舔吮著。

「嘿嘿嘿……這是這樣!好好的弄干淨!我的這根大肉棒是已經干光你身上的三個處女洞了……哈哈…哈哈哈……」

這樣屈辱的話一個字也沒有漏掉,全部聽在了流出傷心淚水的涼子耳中。

跟著涼子還聽見了健二大叫著:「太爽了,我根本沒有辦法冷靜下來,再來一發吧?」

在屁眼射精還不是今天悲慘的結局,新的悲劇又要在涼子身上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