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類文學  »  校服禽獸公廁大逼奸
校服禽獸公廁大逼奸

原創-

王澄逸是一名中五學生,一副文質彬彬的長相,主修理科,另外自修美術與電腦,其中美術科是課外活動。每天放學後,他要比其他同學多留兩個小時,但他並不覺得辛苦,因為美術班裡有不少都是同級的女同學。梁少嫻是其中一位美術班的同學,有著一頭清爽的、長長的秀發,在後面扎起了一條小巧的辮子。她是個調皮的女學生,平時很愛說話,跟班上的每一個同學都很稔熟。至於她的身材,並不屬於「爆乳級」,但在校裙與羊毛衣的掩蓋下,仍然可以清楚看到胸前兩個小小的隆丘。澄逸每次看到少嫻那姣好的樣子,都想跟她聊聊天,但個性沉默的澄逸,只會在班房的一角獨自繪畫。表面上,澄逸是一個奮發向上、品學兼優的學生,但心裡卻時常幻想著少嫻被自己淫辱的樣子。

「兩個禮拜之後,就要將呢件美術作品完成,再交俾我。」這天,美術科老師跟班上所有同學說。澄逸跟著自己的草圖,在美術資源室裡,拿取了一些自己所需的物料,正當要轉身走出資源室的時候,卻沒有發現剛走進來的少嫻,澄逸一不小心便撞到少嫻身上,手肘正好碰著了少嫻的胸脯,而澄逸手上剛拿取的鐵線、幾罐顏料和一卷膠紙都掉在地上。「對……對唔住!」澄逸連忙道歉,並蹲下身子拾回地上的東西。少嫻揉一揉自己的胸口並笑著說:「撞死我啦!」接著就彎腰幫忙拾回東西。這個姿勢令少嫻的衫領打開了一點,而蹲在地上的澄逸,剛好將領子裡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少嫻那淺粉紅色的胸罩和那深深的乳溝,也映入了澄逸的眼簾,澄逸下身感到一股灼熱。拾回了鐵線、顏料和膠紙,澄逸說了一聲:「唔……唔該曬!」便連忙急步的走出了美術資源室。

澄逸在走廊上桌子的旁邊,把所有美術材料都放進背包內,下身仍然亢奮的頂著褲襠。其後,澄逸離開了學校,在前往公交車站的路上走著,腦海中仍然是少嫻的淺粉紅色胸罩和豐滿的胸脯。突然,一連串的談話聲傳到耳邊,澄逸回頭一看,少嫻正和一位朋友一起向著他的方向走過來。澄逸連忙躲進前面的公廁內,走進了其中一個廁格,並把門關起來。他把耳朵輕輕貼在門上,靜靜聽著廁所外的聲音。

「已經六點幾啦!」澄逸聽到少嫻在說。

「我都系唔同你去街啦!我想早D返屋企。」另一把女聲應該是少嫻的朋友。

「點解掃興呀?」少嫻說。

「辦法啦!唔通你唔記得聽日仲有個英文TEST咩?!」「哎!算數啦!唯有留返TEST之後再去啦!」「我走先啦!BYE!」「今晚你記住E-MAIL畀我呀!BYE!」澄逸聽到少嫻跟朋友道別,然後靜了。他松了一口氣,隨即開門打算離開公廁。他把門輕輕打開,想要查看有沒有其他人,卻從一道細縫中發現少嫻走進來了。

「弊!可能我剛才太過緊張,入錯女廁……入錯女廁已經夠弊,少嫻仲要晌度!」澄逸心想。

然後他又把門慢慢關上,最後聽到在旁邊廁格有人關門,並有一些雜聲。「唔知少嫻系咪晌隔離呢?」澄逸聽到旁邊廁格慢慢傳來了一連串滴水的聲音。

澄逸的腦海中,忽然出現了一個極歪的邪念……賤人實錄:校服禽獸公廁大逼奸(第二節)澄逸看看那背包裡的膠紙,稍為猶疑了一陣,最後也下定決心要做那件他期待已久的事。他慢慢蹲下,把頭貼近地面,從牆板底下的隙縫中,再次查看廁所內還有沒有其他人,然後靜靜地走出廁格,撕出一張膠紙,將一塊印有「維修中」的牌子牢固地貼在廁所的出入口,再輕輕將門關上及反鎖。

這時,少嫻已經穿回了內褲,按下了衝廁的按鈕,並開門步出廁格,准備洗手,早已埋伏在廁格門口旁的澄逸,立即從後撲上,用膠紙緊緊的封住了少嫻的雙眼,又用手掩住了少嫻的口。少嫻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倒,試圖竭力掙開澄逸,衝出門口,高呼求救。雖然澄逸跟少嫻都是同年,但畢竟男生的氣力始終比女生較強,澄逸的左手緊緊掩著少嫻的口,右手則用力握著她瘦弱的的雙手;最後少嫻整個人都被澄逸強行拖進剛才的廁格內。澄逸撕出一張膠紙,把少嫻的口徹底的封住,並捉住她的雙手,把她推倒在那濕滑的地上,並坐在她那不斷掙扎的雙腿上,幾乎把她整個人都壓著,然後他又從背包裡拿出一扎鐵線,把少嫻的雙手捆綁在水箱下滿布污漬的水喉上。澄逸拿出隨身帶備的美工刀,架在少嫻頸上,還刻意捏著鼻子,用低沉而奇怪的聲線說:「死八婆!咪捻再嘈!信唔信我用刀劃花你塊面!」少嫻在極度驚慌之余,感到頸項傳來了一陣冰冷,心亂如麻,不知所措,又聽到這個陌生男人的喝令,怕會受到傷害,於是再沒有掙扎。澄逸見狀,膽子便開始壯大起來。他先脫掉少嫻的鞋子和襪子,掉到一旁,繼而用手托起了少嫻右腿,在腳踝與腳掌之間嗅了幾下,再伸出舌頭,從腳踝開始輕舔,一直舔到腳尖,每一只腳趾也被澄逸含到嘴裡,腳趾與腳趾之間也布滿了澄逸的口水。

這時,少嫻才恍然大悟,意識到這個陌生男人的真正意圖,開始從喉嚨嗚咽地發出了「嗚∼∼嗚∼∼」的叫聲。澄逸按捺不住,猛然用力掌刮少嫻的臉,一連幾下,並再次把刀子架在少嫻的頸項,大聲喝令:「你系咪想死?咪捻再嘈嘈閉!」其後,澄逸又用那美工刀在少嫻的羊毛衣上隨意劃了幾刀,才兩三下,羊毛衣便被澄逸割破。

少嫻心想,到了這一刻已經再沒有掙扎和反抗的余地,便沒有再吵下去,只能把大腿兩邊夾實,試圖以這種消極的方法去抗拒這個陌生男人進一步的侵犯。

這時,澄逸已經急不及待,將少嫻嘴巴上的膠紙撕下,開始有所行動。澄逸從來沒有跟少嫻試過這麼接近,他逐步挨近少嫻的上半身,伸出舌頭,由她的頸項不斷向上輕舔,直至兩人的嘴唇互相碰著,他用手握著少嫻的兩頰,把自己的舌頭伸進少嫻的嘴裡,舌尖在少嫻的口腔內肆無忌憚的卷動著,又不斷纏繞著少嫻的舌頭,並用力吸啜著她的口水。

澄逸在強吻著少嫻的同時,正想脫掉少嫻的裙子,但由於少嫻的雙手被捆綁著,這連身裙子根本脫不下來,澄逸索性把裙子翻起來,翻到少嫻的胸前。這時,少嫻的身上只剩下胸罩和內褲了。澄逸隔著胸罩緊緊握著少嫻的乳房,但始終未能提供到足以滿足澄逸的快感,澄逸不由分說,使勁地將胸罩的吊帶扯斷,少嫻的兩個嬌嫩肉球應聲彈出,整個上半身就完全裸露在澄逸的面前。少嫻的乳房渾圓而有充足的彈性,粉紅色而帶有光澤的乳頭使澄逸禁不住要低頭用口吸吮,他把左邊的一顆含在嘴裡,而右手也不斷搓揉著右邊的乳頭。

這時,少嫻的心理和生理顯然是存在了矛盾的衝擊。理智上,她意識到被一個陌生男人淫辱的感覺並不好受;肉體上,卻又產生了難以自制的興奮感覺。受到澄逸不斷以手和口的肆意挑逗,少嫻的抗拒意識也逐漸薄弱起來,開始低聲地「嗯∼∼嗯∼∼哦∼∼∼」的叫著。同時,澄逸發現少嫻的乳頭因充血而漸漸挺了起來,亦由粉紅色慢慢變成了鮮紅色。接著,澄逸的視線再慢慢往下移,用手將少嫻夾得緊實的雙腿分開,還把頭埋在兩邊大腿之間,隔著內褲嗅著少嫻的下身,一陣陣青春少女的氣味傳到鼻腔之中,一下一下深深的吸入,輕輕地呼出。

澄逸已禁不住開始用手指撫弄著少嫻的下身,指尖隔著內褲,輕輕按到中間那微微隆起來的地方,慢慢地打著圈,作出一次又一次的挑逗。少嫻的呼叫聲漸漸急速,並再次低聲地「嗯∼∼嗯∼∼哦∼∼∼」呻吟起來,內褲亦開始濕了……賤人實錄:校服禽獸公廁大逼奸(第三節)澄逸看見少嫻的內褲被自己的指尖弄濕了一小片,感到莫名的興奮,隨即把她的內褲脫下,少嫻不斷搖動雙腿,試圖踢開澄逸的手,可惜她的抵抗也只是徒然。轉眼之間,少嫻的內褲已經落到澄逸的手上,澄逸用鼻子嗅了內褲幾下,並用舌頭輕輕舔在濕了一小片的地方上,然後把內褲放進背包裡,據為己有。澄逸的視線瞬間又落到少嫻的下半身,他仔細地欣賞著少嫻的私處,粗黑而茂密的恥毛圍繞著陰唇兩邊,一些透明而帶有黏性的液體從洞口慢慢滲出。

澄逸用手指輕輕撫摸並翻開少嫻兩片淺紅色的陰唇,繼而順勢將手指插進少嫻的陰道裡。少嫻極力掙扎,不斷擺動著身軀,設法要他的手指拔出來。澄逸沒有理會她,他把手指愈插愈深,還在濕潤的陰道內壁不停蠕動,直到少嫻「哦∼哦∼∼唔好∼∼∼唔好樣∼∼哦∼∼∼∼」的叫著,澄逸才舍得把手指拔出來。

澄逸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看看自己沾滿了淫水的手指,竟伸出舌尖輕舔,甚至放進嘴裡面吸吮。

「原來呢D就系水?」澄逸心想。

在天花燈光的映照下,泛著淫水而充血膨脹的小陰核輕顫地挺突著。同時,澄逸的陽具也早已因充血勃起,狹小的褲襠難以容納這不斷膨脹的肉棒,於是澄逸解開鈕扣,脫下褲子。沒有了褲子的束縛,任由這肉棒各外伸展,澄逸感到非常舒適。

澄逸隨即把少嫻的雙腿掰開,並用大腿撐著,並把那挺拔的肉棒放到少嫻的洞口前面,如箭在弦。少嫻知道他想干甚麼事情,於是又一再扭動身體,搖動雙腿,但這已起不了甚麼作用,就在少嫻思緒極度紊亂之際,澄逸已對准了洞口,兩片淺紅色的陰唇被挺拔的肉棒撐開,肉棒逐寸逐寸地插進去。

這時,從未試過被男人如此進入身體最重要部位的少嫻,再沒有任何的掙扎,反而緊咬下唇。

「嗯∼∼哦∼哦∼∼唔∼唔好∼∼嗯∼哦∼∼唔好呀∼∼我未∼哦∼∼我仲未試過∼嗯∼嗯∼∼我∼我唔要呀∼∼∼我∼∼哦∼∼∼∼」少嫻開始呻吟起來。

澄逸聽到少嫻的吟叫,不禁沾沾自喜,卻發現自己的肉棒碰到了障礙物,似是一塊薄膜,於是他把肉棒拔出一點,接住再稍為用力一插,他知道少嫻的處女膜被自己的肉棒刺穿了,更覺興奮。

「嗯∼∼唔好∼哦∼我∼∼嗯∼我好痛∼∼嗯∼好痛呀∼∼∼哦∼∼哦∼∼∼∼」處女膜被撕裂所帶來的痛楚,使少嫻禁不住叫了一聲。

賤人實錄:校服禽獸公廁大逼奸(第四節∼完)澄逸聽到少嫻痛楚的呻吟,又看到從少嫻陰道內流出來的血,感到前所未有的亢奮。他一再用下半身往前推,想要把粗壯的肉棒頂到少嫻陰道的最深處,並開始前後擺動屁股,慢慢抽插起來。在淫水的滋潤下,少嫻的痛楚逐漸消減,隨之而來的就是如觸電般的快感,連綿不絕地從下半身傳來,臉上本來是一副無助而痛楚的表情,如今卻流露住一絲絲的歡顏。

「唷∼∼哦∼哦∼∼你∼唷∼∼你唔好停∼∼唷∼唔好∼∼停∼哦∼∼唷∼我要你再∼∼再大力D呀∼∼哦∼哦∼大∼∼唷∼大力D呀∼∼哦∼哦∼∼哦∼∼∼∼」少嫻不停地呻吟。

「嗚嗚∼嗚∼噢∼你下面∼∼嗚∼好捻窄∼∼嗚∼嗚∼哇∼我條野俾你夾得∼噢∼嗚嗚∼∼好捻舒服∼嗚∼噢∼∼∼嗚嗚∼∼哇∼好Q舒服∼∼∼∼哇∼嗚嗚∼∼噢∼∼∼∼」澄逸一邊喘氣,一邊努力地抽插。

「哦∼哦∼∼唷∼∼你∼好犀利∼∼哦∼哦∼∼唷∼插得我∼∼哦∼∼插得我好∼∼HIGH∼∼唷∼我好HIGH呀∼∼唷∼哦∼哦∼再用力D插∼∼哦∼哦∼∼用力D插我∼唷∼∼哦∼∼插我呀∼哦∼∼快D∼∼哦∼哦∼我∼∼就快∼哦∼∼就快頂唔順喇∼∼∼唷∼∼哦∼哦∼哦∼∼∼∼」少嫻的欲火已經被澄逸那粗壯的肉棒燃點起來,正要全面爆發。

「嗚∼嗚∼噢∼嗚嗚嗚∼好∼∼噢∼∼估唔到你∼∼噢∼Q姣∼嗚∼∼∼Q淫賤∼∼嗚∼我就大力D∼∼噢∼嗚嗚嗚∼大力D爆你個∼∼噢∼∼哇∼∼∼嗚∼爆你個∼∼嗚嗚∼∼哇∼好Q舒服∼∼∼嗚∼嗚∼嗚∼嗚嗚∼∼嗚嗚∼∼噢∼嗚嗚嗚∼∼∼∼∼∼」澄逸一邊喘氣,一邊努力地抽插。

少嫻的呻吟聲響過不停,更不斷扭動著屁股,以配合澄逸那強而有力的抽插。

同時,澄逸也感覺到少嫻的陰道深處有一股異常強大的吸力,似要把整根肉棒吞噬一樣。雖然,澄逸的腰和雙腿開始感到有點疲累的感覺,但內心深處澎湃的欲火誘發了頑強的衝勁,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下都抽到最出,每一下都插到最深。

另一方面,澄逸的雙手緊緊握住少嫻的兩邊乳房,本來渾圓而嬌嫩的玉球,早已被澄逸的雙手搓揉得變形了。澄逸情不自禁地吻著少嫻的身體,從腋窩開始一直吻到乳房,舌頭愈伸愈長,最後停留在乳暈和乳頭的位置,瘋狂地舔、瘋狂地吸啜。這時,澄逸開始感到大腿兩邊,不斷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酸痛,更慢慢地傳到了屁股的位置。澄逸知道自己快要到達頂點,便索性把整根肉棒拔出來,跪到少嫻的面前,用手強行將少嫻的嘴巴捏開,還把整根肉棒塞進少嫻的嘴裡。

雖然少嫻感到有點嘔心,但卻沒有把那肉棒吐出來的意圖,況且她的雙手被捆綁住,根本反抗不了,再加上經歷一連串的高潮過後,存貯在少嫻陰道內的興奮感覺仍未消散,也使得少嫻提不起反抗的意識。澄逸一手按住她的頭,另一手握住她的乳房,前後擺動屁股,拚命地在她的嘴裡抽插。抽插了沒有多久,一股熱流從肉棒裡面洶湧而出,澎湃地射進少嫻的嘴裡,並迅速地滲透到少嫻口腔內的每一個角落,再慢慢地流到喉嚨的深處。澄逸把逐漸軟化的陽具拔出來,便連忙用膠紙再把少嫻的嘴巴封住,少嫻只好把全部精液吞進肚裡。

澄逸飽嘗獸欲之後,卻還沒有放過少嫻的意思。他從背包裡面拿出了數碼相機,從多個不同的角度為少嫻拍了幾張的照片,其中有幾張更是少嫻胸部和陰部的近距離大特寫。最後,澄逸再次用那美工刀架住少嫻的頸。

「我要走喇!今次我同你玩住多先,下次有機會再同你玩過!」澄逸在少嫻的耳邊輕聲地說,然後就靜悄悄地離開了這肮髒的公廁。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