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俠文學  »  詛咒
詛咒

前言:我不反對轉貼,不過,有三不政策:

不要改文章名字不要改我的名字不可作商業用途

否則我會詛咒你喔。——————————————————————————–

「原來這就是雷菲斯神殿呀!」

少女露出景仰的表情,認真地看著這座佔據了幾乎整座山的神殿。

少女﹍﹍咦?她的身量並不高,只有一米半左右,長長的紫色頭髮,垂到腰間,在陽光下散發出耀眼的光澤。眼睛也是紫色的,水汪汪的嵌在白晰的臉上。耳朵和平常人不一樣,上頭是尖的。她的下巴略顯尖削,小小的嘴唇往上翹起,臉上線條柔和,顯示這位少女自幼並未受到什麼磨難。

這是一個精靈族的少女。精靈族和人類幾乎一樣,只是他們普遍比較瘦小,力氣也不大,但是他們在精神方面的修練和宇宙能量的掌握,遠遠超過人類。精靈一旦和元素精靈定下契約,就能夠使用元素的能量,甚至扭轉大自然的規律。

不過人類受到神的眷顧,也不乏才智之士,用著熾熱的信仰之心,得到雷菲斯女神的神力,用神聖的力量,為這個世界執行醫療,去邪,祈福等等的神務。雷菲斯神殿的修士們,就是把自己交給雷菲斯女神,然後對世人奉獻的神職人員。

雷菲斯女神是慈悲的。所以,修士嚴禁殺人。他們的職志,就是保護善良的人遠離痛苦,讓他們脫離邪惡的掌握。至於要懲罰惡人,那是騎士們的事,不是修士們的工作。

有人開玩笑說,人類和精靈族說不定是同一個祖先而來,因為靈力特質不同,才會發展出不同的種族。大地上最負盛名的考古學家,魯伯,就堅持這種想法。

「人類和精靈族,一定都是神的後裔。唯有神的後裔,才有辦法駕馭神的偉大力量。」

由於兩族的類似,所以兩族之間的往來也頗為頻繁。

「小姑娘,你有什麼事嗎?」

一位年約三十的修士,看這位精靈族少女在山門口東張西望,忍不住問道。

「這位弟兄你好。」

精靈族少女雙手合十,恭敬地說道:

「請問比納修士在嗎?」

「喔﹍﹍姑娘是比納的朋友嗎?」

「不是不是啦﹍﹍我只是久聞他「神的左手」的大名,想來看看這位被譽為可能將是最年輕大祭司的修士。」

「比納隨著神聖十字軍去和魔族作戰了。」

「噢﹍﹍」

少女眼神一黯,嘟起嘴來,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修士看到少女左胸前的徽章,突然神色一變,顫聲道:

「太古魔術研究院﹍﹍﹍你是﹍﹍」

「我是精靈族的凱娜,現在正在太古魔術研究院遊學,吸收一點人類在太古魔術的精華,來和我族自己的魔法切磋。現在正在放春假,所以來這裡開開眼界。畢竟,雷菲斯神殿的大名如雷貫耳,尤其比納修士,聽說沒有什麼惡靈難得倒他的,有人說他根本就是聖徒轉世下凡的,是不是真的啊?」

修士鬆了一口氣,喃喃道:

「還好不是院長﹍﹍我也太敏感了。」

「您在說什麼?」

「呃﹍﹍沒什麼。凱娜﹍﹍欸,你是不是精靈王的二公主?」

「是啊,您怎麼知道的?」

「久聞精靈王的二公主秀外慧中,蕙質蘭心,有一顆善良的心。今日一見,果然不凡。」

凱娜被修士一讚,臉兒整個紅起來,雙手在身前扭來扭去,嚅諾道:

「沒有啦﹍﹍我﹍﹍」

突然一個黑影從天而降,摔到離兩人十多步旁的空地,發出轟然巨響。

正在說話的兩人嚇了一大跳,一起轉頭看這那東西。那是一條白龍,身長約兩公尺,兩翼張開約有四公尺。白色的身上有很多銳器傷,正流著粉紅色的血。一摔到地上,勉力地抬頭看到兩人,忽然眼睛一閉,昏過去了。

「啊!這頭白龍受到很重的傷啊,修士叔叔,快點救牠啊!」

「好!喂,我才三十歲,不要叫我叔叔,我叫波特。」

修士合起雙手,閉目道:

「雷菲斯神啊,請賜予您僕人力量,用您的慈悲,讓這隻龍脫離痛苦吧﹍﹍」

由修士的雙拳中,透出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芒,把白龍籠罩在其中。一會兒之後,粉紅色的血漸漸凝固,傷口漸漸收口。

突然,光幕一暗,凱娜回頭一看波特,只見他臉色慘白,冷汗直冒,身體搖搖欲墜。趕忙搶上前去扶助他,一面疊聲問道:

「怎麼啦,你還好吧?」

「我只能做到這個程度了。這龍的傷實在太重了,我看要把牠移到神殿裡,請眾家弟兄一起幫忙才行。」

「好,交給我。你先休息一下。」

凱娜轉身面向空地的另一面,閉起雙眼,雙手合成山型置於額前,口中念道:

「土的精靈啊!請遵從我們的契約,助我一臂之力!GOLEM!」

隨著凱娜的大喝一聲,大地突然開始震動。在凱娜身旁的空地突然裂開一個縫隙,從地底伸出一隻手,把地面往兩邊一推,一個土石堆成的巨像從地裡冒出頭來

,然後遲鈍地跨出地面。

「GOLEM!把這隻白龍和這位修士抱起來,跟我走。」

GOLEM伸出巨大的雙手,把修士和白龍抱起來,凱娜爬上他的頭頂,只見它用震動大地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往山頂走去。——————————————————————————–

「你今天看起來好多了!」

凱娜歡聲道,一把抱住了白龍長長的脖子。白龍看到凱娜,也把大頭靠到凱娜的頭上,輕輕地碰了一下。

這裡是雷菲斯神殿後方的馬廄旁邊的空地。由於白龍身量太大,塞不進馬廄裡,只好在旁邊搭個棚子,讓他在裡面休息靜養。

龍是很少見的生物,神聖十字軍裡面,有一個龍騎士團,也不過二十來隻飛龍而已。由於飛龍少見,戰鬥力又強,機動性高,又耐砍,所以,龍騎士團雖然只有二十多人,但是,在神聖十字軍裡面可是很神氣的軍種,專門執行制空任務。不過,那些飛龍都是由專人飼養繁殖,絕對不容它們到處亂飛的。這隻白龍到底是從哪兒來的,還真是頗費思量。

看到當初身上的傷,凱娜還以為是哪一位龍騎士的坐騎,在作戰的時候,和主人一起身陷險境,以致身上多處銳器傷;但是,後來打聽了一下,發現龍騎士團裡面根本沒有白色的龍。這隻龍到底從哪裡來的呢?

「雷菲斯神殿的修士們果然不凡。看來他們能活死人,肉白骨的傳說真不是蓋的。」

凱娜一面摸著白龍的大頭,一面說。

白龍微微點頭。

「喔,龍龍你也這樣想嗎?咈咈,不知道那個修士之首比納,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能被稱為『神的左手』?」

白龍的眉頭皺起來。

「龍龍!怎麼每次我叫你的時候,你就皺眉頭?難道﹍﹍你不喜歡這個名字?」

「##$%#@#﹍﹍」

白龍瞪著凱娜,口裡發出一連串呼嚕聲。

「我覺得龍龍很好聽啊!」

凱娜一面說著,一面嘟起小小的嘴。鮮紅的嘴唇在陽光下反射著豔麗的光澤。隨著嘟嘴而在凱娜小鼻子上出現的小細紋,使得小小的臉蛋變得非常可愛。

白龍一呆,隨即搖搖頭,把頭放回地上休息。

凱娜摸摸白龍的頭,說道:

「龍龍,你的傷快好了,如果你的傷好了,可不可以讓我騎在你身上,我從好久以前就想要到天上去看看。好不好嘛?」

白龍睜開一隻眼睛看著她,緩緩地點了點頭。

「好棒喔,龍龍最棒了!」

凱娜俯下頭來,高興地在白龍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白龍臉上彷彿閃過一道紅暈。

「你們兩個感情很好啊!」

「波特叔叔!」

波特走過來,伸出右手作勢要K凱娜:

「我說過不要叫我叔叔,我今年才三十歲!」

「好嘛!」

凱娜笑著跳開。

白龍把放在地上的頭抬起來,看著波特,嘴裡低聲吼叫。

波特上前,仔細地檢視白龍的傷口。白龍把頭親熱地在波特的肩膀上磨來磨去。這時凱娜又嘟起嘴吧。

「臭龍龍,照顧你我也有分,也不見你對我好一點!」

波特摸摸白龍的頭,對凱娜笑道:

「不要常常嘟嘴吧!這樣會變醜的。其實我一見到白龍,就覺得他好像很熟悉,尤其他的眼神,我一定有在哪裡看過。其實我看過的龍不多,怎麼會都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看過牠?啊,對了,有一封妳的魔法傳書,給妳。」

波特從懷裡拿出一封信,遞給凱娜。凱娜打開一看,突然雙腿一軟,坐倒在地上,眼淚奪眶而出。

「怎麼啦?」

波特關心地問道。

「魔族﹍﹍的不死軍團攻佔了我們的魔法圖書館總館﹍﹍館長身陷重圍之際,還不忘發信給我,叫我千萬不要回去那邊﹍﹍不行!我一定要回去救他!」

凱娜突然從地上彈起來,往前狂奔。波特來不及拉住她,一眨眼凱娜已經奔出數十步了。

白龍突然發出一聲清嘯,張開雙翅,沖天而起,往凱娜的方向飛去。

這時,波特才來得及發出大喊:

「凱娜,等一下﹍﹍﹍﹍﹍」——————————————————————————–

凱娜坐在白龍的背上,兩眼一直望著前方。風聲在耳邊呼嘯,陽光高照,大地一片寧靜。可是,雖然她一直嚮往能飛到空中盡情瀏覽世界美麗的風光,但是現在她一點心情都沒有。

「好龍龍,能不能在飛快一點?」

凱娜壓低上身,靠近白龍的大頭喊著。

白龍一聲清吟,又加快了速度。風刮得凱娜都快睜不開眼睛了。

突然,白龍身子一側,避過了一道劍氣,害得凱娜嚇得發出一聲尖叫。

她定睛望下一看,原來圖書館已經到了,一個身穿盔甲的男子,正在抬頭望著她們。雖然距離很遠,但是,凱娜彷彿還是能看到那人兩道比劍還冷的目光。

旁邊還有一大隊骷髏戰士,正緩慢地拿出弓箭,準備向她們攻擊。這就是盛名早具的魔族不死軍團,是由陰氣鍾毓的不死者所組成。不死者包括了骷髏、僵屍、狼人、吸血鬼等等,不過,休噶爾嫌僵屍行動太緩慢,而狼人要滿月才能發揮力量,吸血鬼則要晚上才能出現,所以,他的不死軍團全由骷髏組成。

弓弦響起,箭矢雨一般地向上飛來。白龍在箭雨裡穿梭,往天空更高處飛去,直到箭射不到的地方。

「風的精靈啊,請遵守我們的契約,助我一臂之力!風之龍!」

凱娜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合併,在鼻前畫出一圈。隨著她的喝聲,從白龍前面出現了一條黑色的氣漩,把射來的箭都捲入其中,向著下方的不死兵團狂飆而去。

這些不死者,不論受到什麼傷害,都能夠在第一時間裡,用身體殘留的部分繼續作戰。常常看到剩下半個頭,甚至沒有頭的骨骸,只要手還連在身上(也許該說骨架上),就能繼續作戰,所以,這些不死者做為敵人,實在是很令人頭痛。要解決它們,一是由神職人員以神的力量淨化它們的陰氣,陰氣一離體,這些不死者馬上化為枯骨一堆;另一個方法,就是把他們完全粉碎,再也湊不起來。

凱娜不是神職人員,只好用後一種方法。只見骷髏士兵被捲入狂號的龍捲風裡,互相碰撞,骨頭碎得根本分辨不出原來是哪一部份。這個龍捲風夾著毀天滅地的威勢,一直往前,向著休噶爾奔去。

休噶爾並不躲避,只是冷冷地看著龍捲風發出刺耳的怒吼直奔自己而來。眼看著龍捲風完全把休噶爾完全吞入,凱娜發出一聲歡呼。白龍盤旋了一下,向著村莊的建築物飛去。

驀地,黑色的怒龍裡射出好幾道光芒。光芒迅速融合成一片,突然亮度大盛,把龍捲風劃成兩半。餘光直衝霄瀚,白龍怪叫一聲,被黃光掃中右翼,登時鮮血迸射,無法再維持飛行,伴著凱娜的一聲聲尖叫,向下降落。

黑色的巨龍被割成兩半之後,失去了旋轉的力量,歪七扭八地向旁捲去,不一會兒就消失在空氣中。休噶爾把神定氣閒地把長劍收回腰間,大步往凱娜掉落的方向走去。

「痛死了!龍龍,你還好吧?」

凱娜撫著全身的骨節,掙扎著爬起身來。白龍在下降時,成為凱娜的墊子,現在正昏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望著慢慢走過來的休噶爾,凱娜一咬牙,顫巍巍的站起身來,雙手在胸前做火焰翻飛狀,大喝道:

「火的精靈,請遵守我們的契約,助我一臂之力!火之箭!」

一條火舌由雙手之間向前標射,捲向休噶爾,一時之間火焰沖天,把休噶爾整個人包圍在火場之中。

「這次看你還死不死!」

凱娜嘴裡喃喃咒罵,正準備轉身詳細察看白龍的傷勢,但是眼角的所見讓她全身僵硬。

在沖天的火舌裡,一道黑色的人影,緩慢,但是堅定的朝著凱娜走來。

凱娜額頭冒出冷汗,背脊彷彿被冰水浸濕地發涼。

「這個人,難道真的是不死之身?﹍﹍﹍」

凱娜的手不禁開始發抖。剛才的兩發魔法攻擊,都是使用她所學的最高級的魔法,粉碎了很多小兵,但是,為什麼對休噶爾一點用都沒有?難道自己的程度這麼低,連讓他受一點傷都沒辦法?

「呵呵呵﹍﹍小姐,你好像很疑惑啊。」

休噶爾已經穿過火牆,來到凱娜不遠的前面站定。他身上的盔甲在日光下閃閃發光,一點也沒有損害的跡象。

「看妳一副吃驚的樣子,讓你長長見識吧。我身上穿的是由魔界名匠隆‧貝多芬所打造的「劍之魔鎧」,可以阻隔一切魔法的攻擊,對於我這樣一個不會魔法的劍士來說,是最重要的寶物。有了它,我可以說天下無敵了。哈哈哈﹍﹍果然沒錯,妳是二公主凱娜。這回真是釣到一條大魚了。」

休噶爾看著凱娜無力地坐倒在地上,冷冷的繼續說道:

「我軍發現這個森林裡的小鎮,怎麼有那麼多魔法流量,每天將近20GB,就知道一定有問題。果然沒錯,原來這是精靈族藏書的地方。我想,妳可以叫我神奇的網管人員吧。哈哈哈﹍﹍現在居然連精靈王的二公主也落入我的手中,精靈族歸順魔族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凱娜奮力地站起身來,眼裡透露出另一波的鬥志。但是,休噶爾只是嘲弄般地撇撇嘴角,說道;

「公主,請您先看看背後,不要太衝動了。」

凱娜回頭一看,頓時覺得剛才背上冒出的冷汗一下子全結成冰了。原來,魔法圖書館的院長和一些其他的精靈,被綁在總館的屋頂,一支又一支的十字架上,每個被綁住的精靈都是神情萎靡,口中被塞住破布,以防止他們發出魔法的攻擊。

凱娜仔細一看,院長臉色蒼白,衣衫經過掙扎,有一些些破爛。但是,身上看來沒有傷。看到這裡,凱娜鬆了一口氣,又覺得身上摔的地方又開始隱隱做痛起來。

「你最好把我們都放了,否則父王不會放過你的!」

凱娜強忍酸痛,挺起胸膛,裝出惡狠很的聲音說道。

「凱娜公主真是幽默啊!」休噶爾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凱娜看得一呆。那眼神,好像萬里晴空一樣的清澈,彷彿不含一絲雜質。仔細一看,這個男子還真是高大,但是並不笨重,臉上的線條猶如刀刻的一樣清楚,深邃的雙眼藏在高挺的鼻子旁邊,兩條粗眉向上揚起,更襯得兩眼炯炯有神。看得凱娜不禁一呆,隨即想起,這不是讚賞敵人帥的時候,不禁搖搖頭。

休噶爾也在細細地打量著眼前的公主。紫色的長髮散了一地,嬌弱的小身軀半伏在地上,兩個紫色的眼睛正怔怔地看著自己。突然臉上飛過一抹紅暈,垂下頭去,模樣嬌羞無限,休噶爾下腹馬上覺得一團火起。

「放了你們全部那是不可能的。不過﹍﹍﹍」

「不過什麼?」

凱娜聽到休噶爾語氣似有轉寰餘地,又抬起頭來看著他。

「其實,只要留下你就可以抵全部的人了。只要妳能讓我高興,就算把他們全都放了那又何妨?」

「你﹍﹍﹍」

凱娜猶豫了一下。說實在的,要讓休噶爾高興的方法,她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個意思;但是,要她在陽光之下答應,始終是缺乏勇氣。

「不答應也可以。反正我說過,留下你一個人就可以了。那些俘虜累贅得很,不如一口氣全殺了!」

「不───!」

凱娜發出一聲尖叫,兩眼含淚地看著被綁在屋頂的那些精靈們。經過一番內心掙扎,終於點頭答應。

「哈哈哈──公主慈悲的名聲,果然名不虛傳。好,來這裡。」

凱娜一咬牙,來到休噶爾的面前。

「來,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讓我看看尊貴的公主,身體是不是也是一樣地尊貴?」

凱娜全身僵硬,一動也不動。臉兒漲得通紅。

「喂,快一點!我可沒時間和你窮磨菇!」

凱娜一咬牙,下定決心,脫下了外衣,露出了裡面一片布片圍成的內衣。這個布片是四方形的,上面角落有細繩綁在脖子上,布片中間有繩子綁在腰際,而下面沒有繩子固定,下擺在風中飄揚,露出了豐潤的大腿。

凱娜可憐兮兮地把雙手放在胸前,瑟縮地看著休噶爾。休噶爾面如磐石,目如冷星,絲毫不為所動,右手伸到腰際,手按劍柄。

凱娜不得已,終於緩慢地把手伸到腰際,解開了繩結;再把手伸到脖子後面,解開了上面的繩結。白色的內衣就這樣掉落地上。

休噶爾從地上的內衣,緩緩地把眼光往上遊移。白晰纖細的小腿,圓潤的大腿,然後﹍﹍是凱娜的左手。然後是小巧可愛的肚臍,好像迎風搖曳一般的小蠻腰,小巧但是尖挺的乳房,被右手遮住。然後是修長的脖子,紫色的長髮,和別過頭去的臉。白晰的皮膚,在陽光下,反射著光芒。

「那麼,請尊貴的公主跪下來,好好的用嘴服侍我的小兒子吧。」

說著,休噶爾解開下甲,高聳的陽具簡直就是跳出來的一樣,彷彿要訴說得到自由的高興似的,在空氣中顫抖著。

「這種事﹍﹍,我﹍﹍﹍」

凱娜一看到陽具,厭惡地把頭別到左肩處。從來沒有看過男人的器具,想不到第一次看到,卻是在這種情形下。

「快一點,我的耐性不好,我數到三,一﹍﹍二﹍﹍」

凱娜沒法子,只好跪下來,用手捧起那傢伙。

「要趕快讓我的小兒子高興哪,否則我不會放那些精靈走的。」

凱娜含著眼淚,終於還是把休噶爾的陽具含入口中。一股男人獨特的腥味馬上衝入她的口腔,刺激著她的黏膜。

「美麗的公主啊,趕快用你尊貴的嘴巴,讓我高興高興啊。哈哈﹍─」

凱娜笨拙地舔著休噶爾昂然抬頭的陽具,就像舔著棒棒糖一樣。其實她根本不知道要怎麼作,只好像舔棒棒糖一樣地舔著。雖然全無技巧可言,但是看著凱娜認真地用小舌頭舔弄著自己的陽具,休噶爾還是很快地興奮起來。充血的陽具比剛才更加堅硬。

「看來你真的沒有經驗啊。要把整根放到嘴裡!」

休噶爾突然一挺腰,把陽具送到凱娜的嘴裡。凱娜沒有防備,被一傢伙刺到咽喉,忍不住噁心的感覺,開始咳嗽起來。

「喂!怎麼啦,好好握住,用心的弄!給我小心一點。」

兩行淚水從凱娜的臉上滴到地上。氣得想一口咬下休噶爾的陽具。可是,口中塞著東西,沒辦法念咒語,怎麼辦呢?

「怎麼樣,不是我自誇,我的傢伙可是數一數二的啊。妳高不高興啊?浪叫幾聲來聽聽吧。哈哈。」

凱娜一面用手撫摸著休噶爾的陰囊,一面吸著休噶爾的砲身,一面說:

「嗯﹍﹍好火熱的東西﹍﹍經過了這麼久,已經這麼靈活了﹍﹍啊請你等一下,一定要遵守我們的約定,放走館長﹍﹍他們﹍﹍啊。你的東西,好像柱子一樣我﹍﹍一隻手沒辦法了﹍﹍必須﹍用盡吃奶之力」

休噶爾聽著凱娜忽高忽低,不成熟的浪叫聲,雖然覺得精靈族的浪叫聲未免有點奇怪,但是下體沈醉在溫暖的酥麻感,心中沈醉在征服的成就感裡,一時管不了那麼多。突然凱娜兩手用力抓住自己的鐵砲,嘴巴猛地離開砲管,心裡立刻覺得不對。只聽得凱娜大喊:

「火之箭!」

「啊﹍﹍」

休噶爾不愧是不死軍團的軍團長,在這個緊急狀況下發揮了他驚人的反應力,只見他猛然扭腰,沾滿口水的陽具從凱娜手中脫出,然後往旁邊旋轉竄出。但是還是來不及了,雖然身體並未被火箭貫穿,但只見他轟然落地,雙手摀住下身,在地上翻滾,不住發出慘叫聲,顯見受傷不輕。

不曉得凱娜在這種情形還能唸出咒文,下甲又已經脫去,沒有了防護魔法的能力,休噶爾這個傷受得不輕啊。要不是逃得快,從這麼近的距離被火之箭打中,下體可能要開一個洞了。

凱娜本來打算一發咒文打穿休噶爾,那麼不死者沒有人驅動,就可以慢慢去解救族人了。誰知休噶爾反應實在出乎意料地快,陽具又滑,沒能抓住,讓他逃脫開去。本來以為失敗了,但是看到休噶爾在地上哀嚎,心中一喜,知道雖然沒有正中,可是有打中,只可惜不知休噶爾傷得多重。正要站起身來,給休噶爾最後一擊,豈知一站起來,頓覺一陣頭暈,又坐倒回地上。心中暗恨自己的魔法力已經用盡,不由得大口喘氣,想爭取時間,回復一些魔法力。

休噶爾拔出長劍,以劍拄地,左手按住下腹的傷口,掙扎著想站起來。由命根子傳來的劇痛使得他急怒攻心,但是,撐住身子的長劍,硬是沒辦法讓他站起來。

骷髏士兵沒有休噶爾的命令,都站在旁邊不動;精靈們儘管目眥盡裂,但苦於被綁在木架上,動彈不得;而白龍剛才落地時在下方作肉墊保護了凱娜,到現在還沒醒過來。現場陷入了奇妙的平衡,只聽到凱娜的喘息聲和休噶爾的咬牙呻吟聲。誰能先回復一點氣力,誰就能取得絕對的主導權。

休噶爾咬牙往懷理一掏,拿出了一把藥草。凱娜一見心膽俱裂,拼命地想聚集魔法力。可惜剛才的一擊,用完了所有魔法力,現在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休噶爾把草藥嚼碎,敷在傷口上。這裡的藥草效果神速,在一回合的時間,休噶爾的生命點數就恢復了150點。

只見休噶爾終於成功地用右手的長劍當作柺杖站了起來。凱娜一時萬念俱灰只好閉目等死。

「該死的東西!好在戰士在作戰時候一定會帶藥草,不然老子的子孫根不就報銷了!」

休噶爾恨恨地說著,一面對著他的親兵吼道:

「把那個該死的公主放到龍身上去,讓龍肏死她!」

凱娜本來閉目等死,聞言不由得尖叫一聲:

「不要!」

但是骷髏士兵才不管她,輕易地就把凱娜提起來,兩三下就把凱娜的衣服撕得精光。白晰的肌膚暴露在日光之下,但是凱娜連遮掩的力氣也沒有了,只能讓紫色的頭髮垂在豐滿的胸前。

一個骷髏士兵把白龍的陽具找出來,另外兩個提著凱娜的士兵,毫不猶豫地把凱娜丟到上面。

「啊!」

比兒臂還粗的龍根,抵在凱娜的蜜洞口,凱娜只覺得下體好像要裂成兩半,不由得發出一聲尖叫。

休噶爾凶性畢露,一揮右手長劍,一道劍氣隨手而出,在二十公尺外總館頂樓的院長應聲身首異處。

「哇!不要!」

凱娜看見鮮血從院長的脖子噴射而出,在陽光下好像一道紅色的噴泉,不由得大聲尖叫。

「閉嘴!對你客氣你當福氣,給你臉你不要臉!你給我乖乖的弄,白龍不射精,我每隔兩分鐘殺一個人!」

休噶爾紅著眼,瞪著凱娜,恨恨地說道。

凱娜幾曾看過如此惡人,嚇得不敢說話,只好拖著兩行眼淚,艱難地把蜜洞往白龍的巨砲上壓下去。

白龍的龍根,也是白色的,只有在前端,露出深紫色的龜頭,形成很鮮豔的對比。凱娜空出一隻手來,想要把龍根扶正;但是龍根經過剛才一陣亂搞,已經很有精神地站起來。

凱娜低頭一看,乖乖,一隻手還沒辦法握住,白色的表皮,青筋盤錯,紫色的前端,就有她一個巴掌那麼大,充滿彈性又堅硬似鐵,這要怎麼辦事好呢?

突然空氣一寒,凱娜駭然抬頭一看,另一個族人又應聲斷頭,連悶哼都來不及發出來。不由得悲鳴道:

「不要殺了,我正在作啊!不要再殺人了!」

一面哭泣,一面把白龍的大根用力要插入到自己的小肉洞裡。但是,因為東西實在太大,凱娜又沒有花蜜潤滑,一時之間,只覺得劇痛難當,但是,大陽具還是只在門口,未曾進去。

「吼﹍﹍」

經過這一番折騰,白龍發出一聲低吼,醒了過來。當牠看到凱娜坐在自己的肚子上的時候,只見牠大吃一驚,開始掙扎。

凱娜本來就沒和牠完成接觸,一晃之下,馬上被晃下去。但見白龍就要翻轉身子站起來,凱娜忙撲上去說:

「龍龍乖,龍龍乖,你乖乖躺好,好不好?為了我和我的族人,我需要你。求求你,不要動。」

白龍側頭看著凱娜,只見她臉上掛滿淚痕,雙手抱住長長的脖子,柔軟的雙峰緊貼著白龍,雙肩因為激動而抽搐著,白龍彷彿嘆了一口氣,把牠那長長的脖子又放回了地上。

凱娜回頭一看休噶爾,只見他右手又揚起,連忙叫道:

「我要作了。不要再殺人了!」

說完連忙轉身,低頭一張口,就把白龍的龍根含入口中。然後,在雄偉的傢伙上塗滿口水。

然後抬起左腳,跨上白龍的身上。這次有口水的潤滑,頗有進展,紫色的龜頭消失在凱娜的下腹中。但是凱娜已經疼得眉毛緊皺,冷汗直冒了。

「快一點!」

休噶爾一面嚼著藥草,一面呼道。凱娜一咬牙,一屁股坐下去。

「啊﹍﹍」

一聲淒厲的尖叫劃過森林。凱娜一下子就把龍根插入半截,只見鮮血從交合處汨汨流下。

白龍倏地張開眼睛,看著凱娜頭髮凌亂,因痛苦喘息不已地坐在自己的肚子上。凱娜的雙手緊緊抓住白龍的胸前皮膚,一定很痛吧?白龍彷彿不忍再看,又閉上了眼睛。

凱娜咬著牙,慢慢地上下運動著腰身。經過口水和鮮血的潤滑,雖然龍根仍然很大,但是,凱娜漸漸地也可以把它整根吞入。

「嗯﹍﹍哼﹍﹍」

隨著凱娜的動作,豆大的汗珠潑灑在白龍的身上。白龍也開始發出低聲的呻吟。粗大的龍根被放在纖細的精靈族少女的蜜洞裡,每一次動作不管對凱娜或是白龍來說,都是肉緊得很。

只聽得撲嗤撲嗤聲響,凱娜的動作越來越順。每一次提起上身時,白龍的龜頭巨傘就把鮮血和蜜汁的混合物刮帶出來,而每一次沈下腰的時候,白龍的龜頭頂住陰道深處,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就從這個地方擴散到子宮。說不出是痛還是舒服,但是凱娜覺得必須大聲地叫出來。

「呃﹍﹍啊﹍﹍」

凱娜咬住牙忍住呻吟聲。白龍在下面也不覺得挺起下半身,配合著凱娜的動作。每一次往深處挺進的時候,彷彿都頂到一個嬰兒的小嘴,這個地方刺激著龜頭前

端的尿道口,白龍簡直將近瘋狂了。

「吼!」

突然,白龍發出一聲怒吼,下半身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凱娜只覺得一股熾熱的液體射入體內,同時也覺得下半身好像在這個灼熱的液體澆淋之下,肌肉突然不受控制,從下腹部的最深處開始,一波波的抽搐,使得凱娜全身抖動,終於也大叫一聲,昏了過去。

突然,從凱娜和白龍的接合處,發出了一道金黃色的光芒。

休噶爾連忙遮住雙眼,覺得這道光非常討厭。在這時,只聽到一個低沈而有力的聲音,從光源處傳來:

「偉大的雷菲斯女神啊,請賜予您的僕人力量,用您的慈悲,洗淨世界上的邪惡。惡、靈、散、退!」

金黃色的光猛然擴張,把全場的人都罩進其中。但是,即使在急速擴張,它還是顯得那麼的柔和,就好像母親眼裡的光。

在柔和的金光下,骷髏士兵的骨節開始分離,一道道黑色的陰氣,融化在柔和的金光之中。骨頭掉落一地,還原成原始的狀況。

「什麼!」

休噶爾大喝一聲,雙手握劍,一劍往光源中心劈去。

「障!」

森冷的劍氣快要到達光源中心時,突然碰上了一個力場,劍氣碰到了力場,往旁邊散去,竟是無法進入力場分毫。

不過,經過這麼一劈,柔和的金光也快速散去。只見光源中心站著一個又高又瘦的男子,全身赤裸,右手抱著也是全身赤裸的凱娜,左手向前伸出,這個力場就是由這個人的左手發出。

「你是哪個該死的修士?」

休噶爾眼露凶光,瞪著眼前的男人。率領不死軍團,最討厭的人就是修士了。這些人能透過神的祝福,以很低的等級,就能分解高級不死生物的陰氣。從這傢伙能夠一口氣把在場全部的骷髏士兵全部解咒,還能抵擋自己的劍氣,雖說自己重傷,但是已經吃過草藥,恢復了七、八成的功力,這個人的威能實是不容小覷。

「我是比納。」

「你﹍﹍就是神的左手?你從那裡冒出來的?」

「託你的福,我本來被奸人暗算,詛咒成一隻白龍,只有處女的鮮血和我自己的精液,才能解開這個詛咒。今日你誤打誤撞,幫我解開詛咒,我本來應該謝謝你,但是,你率領不死者,殘殺太多生靈,需留你不得﹍﹍」

「哈哈哈﹍﹍誰留誰不得還很難說得很。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修士,又沒有攻擊的咒文,今日注定死在我的手下。放心,我會把你變成不死者,繼續留在我身旁效力,哈哈﹍﹍」

說著,右手長劍高舉過頂,左手五指張開,對向比納。一時之間休噶爾身旁氣流旋轉,捲起了片片落葉。一股肅殺之氣,迎面而來。

比納搖搖頭,滿眼悲憫地看著休噶爾。

「喝!」

「天罰!」

就在休噶爾蓄勢已滿,劍氣閃電出手之時,比納也同時一聲大喝。只見一抹閃電從天而降,劈在休噶爾的盔甲上。

「啊!」

在天雷的轟擊下,休噶爾被打得渾身冒煙,撲倒在塵土之中。

「帶領不死者的人,身上陰氣必濃,怎麼也逃不過雷菲斯女神的天雷的。」

比納搖搖頭,憐憫的說。

「可憐的人,陰氣被劈散以後,從此大概會成為白痴吧?」

比納收回眼光,回頭看著懷中可人兒。只見凱娜早就醒了,正睜大著紫色的眼睛看著他。——————————————————————————–

「啊﹍﹍嗯﹍﹍好棒﹍﹍」

紫色的長髮,隨著主人上下運動而飄揚著。

在不死軍團攻擊魔法圖書館事件後,精靈王在眾人的祝福下,宣布比納和凱娜的結婚喜訊。結婚後,比納隨凱娜定居在王宮之中。

這時,紫色的頭髮末端混著汗水,拍打在凱娜的背上。凱娜騎在比納的肚子上,不盈一握的細腰正在急速的前後運動。兩人的四隻手互握著,支持著凱娜的上身,小巧的乳尖往上翹起,隨著凱娜的律動,在比納的眼前晃動著。

「喔﹍﹍不行了﹍﹍」

在圓熟的腰部律動中,兩人一起達到頂峰。

在一陣陣輕微的抽搐中,凱娜前俯,靠在比納的胸前。比納伸出大手,溫柔地撫摸著凱娜的頭髮。

兩人就在月光中沈沈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凱娜抬起上身,從比納的身邊悄悄地滑落。凱娜伸出一隻手指,順著比納的眉毛,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纖瘦的身體,來到了下腹。她在那裡畫了幾個圈圈,突然,彷彿下定決心似的,站起身來。

凱娜找了一件外衣披上,來到書房。拿出羽毛筆,在羊皮紙上寫道:

「敬啟者:貴社出版之魔法書,在本族素享盛名,有極高評價。今特冒昧請問,貴社出版叢書中,可有將人類變成飛龍之法﹍﹍﹍﹍」